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 资讯快报 >
  • 广告

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李清照《鹧鸪天·桂花》

发布时间:2015/5/27 7:27:46|浏览次数:

NSK 2305K

 

方便面是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眼睛疲劳的时候怎样缓解,按摩什么穴位?人啊,为什么要有思维呢大一一年过去了,但是由于偏内向,交际圈委实偏窄,想要打开可是却又不知道如何下手,望指教。?【图文】南瓜空心球的做法大全,怎么做如何做好吃

解馋滋补的红烧牛肉移动支付冲击传统金融银行卡和现金或将消失?山东省事业单位考试报名时间,考试时间是什么时候?网络教学在改变美国高等教育【棋牌视频】扑克牌花式技巧演示“蟒蛇”02063-杨氏家藏方武当养生九法自制火腿肠的做法价值传递型领导者的8大特质对货币概念及理论的专业性解释全鸡蛋土司面包的做法详细步骤图解【生活常识】自制五香辣椒香油(转载)历史篇--刘源为总后党员干部上党课时讲的两个小故事!【食话食说】法式鸡杂焖猪扒的做法第二十五讲、《斗首日课学》之实战三【视频】加拿大电视台专访基因学家为什么我不吃转基因?师生恋=情感乱伦央视女主播裸妆照(绝对最全)群众工作离不开讲法治(思想纵横)从思想意识形态看中西建筑文化差异鍔卞織缇庢枃锛氫负鐢熷懡鐫€鑹?[转载]老照片:百年变迁——100多年前的老北京全景图抗衰老秘方室内装饰设计欣赏(三)望春

美味素食——西葫芦馅饺子药品基础搭配,太全了来自宁波海事局的消息:蔚为壮观千船出海抗击日本望春

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译文] 为何一定要绿的叶子衬托深红的花,才算上品呢?桂花芳香宜人,当然是花中“第一流”了。

  [出典]  李清照  《鹧鸪天·桂花》

  注:

  1、《鹧鸪天·桂花》 李清照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2、注释:

    何须:何必。

    自是:本来是。

 

  3、译文:

    淡黄色的桂花,并不鲜艳,但体态轻盈,于幽静之处,不惹人注意,只留给人香味。桂花不需要具有名花的红碧颜色,色淡香浓,应属最好的。

   梅花一定妒嫉,菊花自当羞惭,桂花是秋天里百花之首,天经地义。可憾屈原对桂花不太了解,太没有情意了,不然,他在《离骚》中赞美那么多花,为什么没有提到桂花呢?

 

  4、李清照生平可见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5、“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形神兼备地写出了桂花的独特风韵。她的颜色并不艳丽,“暗淡轻黄”,与很多名花相比,外表逊色得多。她的社会声望也很一般,“情疏迹远”,并没有得到什么荣耀和宠幸,更不会有人给她热捧恭维。但是她的体性温柔,香留天地之间。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从这两句起直至歇拍,都是以议论的方式行文。这两句是议论的第一层。花当然是以红为美的。至于碧牡丹、绿萼梅之类,那就更为名贵了。这些都是桂花没有具备的。但是作者认为,内在美,比外在美更为重要。“何须”二字,把各种名花一笔荡开,突出了色淡香浓、迹远品高的桂花,断定她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这是议论的第二层。梅花既有妍丽的外美,更有迎霜雪而开的高洁的内美。菊花更是人所共同认可的“君子之花”,兼具内外之美。但是这两种名花,在桂花的面前都自叹不如,都产生了羞愧和妒忌的心理。经过这样的比较抑扬,桂花的定位就很清楚了。所以作者论定:桂花是众多的秋季名花之冠。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这是议论的第三层。“骚人”,指屈原。屈原在《离骚》中,用褒扬之笔,列举了各种各样的香草名花,以比况君子修身美德,可是偏偏没有提到桂花。所以作者抱怨他“可煞无情思”。屈原的人品和才德,是人所共同景仰的,这也包括作者李清照在内。对这位先贤的抱怨,更突出了作者对桂花的珍重。

  这首词以群花作衬,以梅花作比,展开三层议论,形象地表达了词人对桂花的由衷赞美。桂花貌不出众,色不诱人,但却“暗淡轻黄”、“情疏迹远”而又馥香自芳,这正是词人品格的写照。这首词显示了词人卓而不群的审美品味,值得用心玩味。

 

   6、李清照《鹧鸪天·桂花》是一首颇有思想深度的词,作者先直接描写桂花,后是议论,写出了自己对桂花的理解:桂花是心中的精神世界。

   开头二句,通过桂花的风貌,赋予她纯洁、高尚、无私的品质,她虽然轻盈渺小,但品性温和宁静,且自然地真情地奉献自己的香味,说明其内质美,无须炫耀自己,声张自己,去争得赞美的口碑。可见这不仅仅是写桂花浓郁的芳香,而是寄予了作者美好的心灵。

   桂花是情操。“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说明桂花的内在美最为重要,最为可贵,她没有艳丽的外表,没有梅花、牡丹之类的花那么名贵,但从其平淡的色,香纯的味中,见其纯真、朴实和执着的本质,不因外在的差异改变自己,坚守其本色,在宽阔的天地间,自由地展现自己的风采,显示了一个没有任何束缚而又独特的个性,故作者称之为“花中第一流”。这是对桂花的赞美及崇敬之情,通过其之情,“花中第一流”还蕴含着深刻的内容意义,她可喻指人高贵的品德,不息的信念,不变的理想、不屈的精神、健全的人格,等等。也表达了作者高洁的情怀,正义的追求,即做人做事不骄横、不虚假、不浮华、不私利……有理想、有道德、有真诚、有尊严……体现出积极的健康的思想情操。

   桂花是理想。“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用梅花、菊花与桂花对比,通过梅菊两者所表现出的羞愧和妒忌和心理,来表现桂花的优势与特点,说明她正是利用自身的优势,与众不同的特点,在花类中占有一席之地,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和价值,她代表着新生事物,是作者的思想愿望和要求。一是作者认为人如果没有理想,将在无边的空虚和等待中,碌碌无为、平平庸庸度过此生,生命变得毫无价值,毫无光彩。桂花尚且能“霜天竞自由”,生气勃勃地自由舒展,蓬勃地生长,人更应有勇气挑战自己,挑战旧事物,找准自己的位置,确立好理想目标,带着理想踏上人生旅途,使生命充满活力;二是要告诉人们,不要用一成不变的眼光看待新生事物,排斥新生事物,做到明是非,胸襟宽。否则,理想难以实现,生命也就白白流逝,人格和尊严也会丧失,表达了作者对人生理想的思考,对人生价值取向的认识。

   桂花是意志。“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借屈原对桂花的不理解,不给予褒扬,来反衬作者对桂花的关注,对桂花的珍重,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她从桂花那里看到了坚韧的品格,也就是她所要的境界,一种让所有人都来了解的精神,作者要表达这么个内涵:人有了理想,还应有不屈不挠的意志,切不可在理想征途中找不到坚持下去的出路,动摇了自信心,最终半途而废,回到苦闷的漩涡中。因为在对理想的实施过程中,难免会遇到这样或那样意想不到的困难,及不尽人意的事情,在社会上也许得不到公认、理解、尊重,甚至遭遇歧视、指责、谩骂,正是“可煞无情思”。意志薄弱的人往往经受不住重重困难的考验,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只有意志坚定的持有积极人生态度的人,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并得到后人的敬重、赞扬,表达了作者精神不变的思想态度,揭示了“生命因意志而存在”(叔本华语)的本质。

   正是有了“敢于摆脱封建礼教的束缚,敢于冲破世俗观念”的精神勇气,作者身上没有“一般封建妇女的自卑感”,而是充满着对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正是“掌握了广博的文化知识,她敢于利用当时各种文学形式表情达意”,深沉地执着地积极地表达她的精神世界,也“使她在词创作中表现较多的独创性”。《鹧鸪天·桂花》正反映她真实的人格和精神力量。

 

   7、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桂树枝繁叶茂,冬夏常青,以同类为林,间无杂树。秋天开花者为多,芳香四溢。旧时庭园常成对栽植,称“双桂当庭”或“双桂留芳”。

   桂花略呈黄色,黄得轻淡柔匀,在绿叶映衬下,似乎有些暗淡。桂花花体轻小,体性温柔,无论生长在僻处山野,还是园林庭院,它们看上去都十分淡雅,一点也不张扬。但是只要桂花一开,就会香飘十里,山野间、院子里、衣袖上……所到之处,一路留香。

     唐人咏桂诗曰:“为问山东桂,无人何自芳。”“山中桂树多,应为故人攀。”桂花多生于深山,看上去疏淡清雅,故说“情疏迹远”。可贵的是,不管花色、体性、居处如何,它们都是“只香留”,桂花因此又被称为“九里香”。

    词一开头,词人采用惯常的白描手法,写出了桂花的颜色、体质和特性,赋之以娴静、淡雅的情态。显然,这里倾注了词人的情怀。在她看来,花不一定以娇丽鲜艳取胜,疏淡清雅也是一种美;形、色之美固然让人悦目,芳香四溢则更令人赏心。

     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百花之中谁更美?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何须”二字,把仅以色美形娇取胜的群花一笔荡开,而推出色淡香浓、迹远品高的桂花。何必要强求浅碧轻红的颜色呢?像桂花那样淡雅而幽香,自然是花中第一流。

    词人的审美情趣,渗透着她的思想感情。据记载,李清照才华横溢,自视很高,好“讥弹前辈”,诗才词笔,不让须眉。宋王灼《碧鸡漫志》卷二云:“易安居士……自少年便有诗名,才力华赡,逼近前辈。在士大夫中已不多得。若本朝妇人,当推文采第一。”不知这“花中第一流”,是否包含了词人的自许?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

    在百花之中,梅和菊历来受到人们的称赏,清照也写了不少吟咏之词。但在这里,她将梅、菊与桂花相比。究竟比什么,词人没有说,只是说梅花定会感到嫉妒,菊花应该感到羞愧。这种侧面烘托的写法,比正面描写更为奏效,不仅使词情跌宕多姿,而且使桂花高雅不俗的形象更加深化;同时也很自然地引出下文:在那画栏之处,每逢金秋时节,桂花盛开,清风徐来,香飘数里,桂花真是群芳之冠!“开处”,一作“开岁”。

     需要指出的是,词人并不是要贬低她一向喜爱的梅、菊,而是通过桂花的以香取胜,赞赏“内美”的可贵。“画栏”,即画着花纹的栏杆,言其精美,出自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中秋”,这里泛指秋季,并非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可煞”,相当于“可是”。“骚人”,指大诗人屈原。他在《离骚》中,吟及许多香花芳草,以喻君子修身美德。词人很为桂花抱屈:是不是屈原缺少情意或才思,要不当年为什么不把香冠中秋的桂花收进去呢?

     有人说,屈原诗中还是有桂花的。其实这并不重要,因为《离骚》不是花谱,屈原是否喜欢桂花,是否吟咏,那是他的事。词人故意设问指责,看似无理,实则是为了更好地抒发对桂花的偏爱之情。这样结尾,既生动风趣,又耐人寻味。

    与李清照同时的江西诗人陈与义,也写有一首咏桂词,其中两句说道:“楚人未识孤妍,《离骚》遗恨千年。”其意与清照此两句相同,但韵味迥异,高下立判,因为陈词说得太实,缺少清照词的含蓄、风趣和灵巧。

    评 解

    历来文人学士借咏梅、咏菊来抒写情怀的为数不少,但吟咏桂花的就不多见了。李清照这首词,偏要道出桂花的可称赏之处,誉其为“花中第一流”,自是不同凡响。

     一首好的咏物词,既要细致生动地状物,也要有所寄寓,将词人自己的感情、志趣等融进去。既不离于物,又不拘泥于物,水乳交融,方才真切动人;借物言情,形神并似,境界才高。这首词便是一篇咏物佳作。

    清照词一向以白描见长,而本篇却以议论入词,托物抒怀,但都离不开形象的描绘。如果没有第一、二句对桂花外形特质的很好描绘,为全词的议论奠定基础,那么,由此生发出来的议论,无论是正面的品评,还是侧面的比衬,或是有趣的质问,都成了无本之木。而议论或发问更不带丝毫的书卷气,故能妙趣横生,令人叹服。 

     词人在描写桂花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写人。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易安语也,其词品亦似之。”

 

    8、“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这句评论是全词的核心所在,也是李清照的个人写照。“浅碧”、“深红”都是耀眼之色,是多数花借以展现自己的颜色,然而这些美妙的颜色对于桂花来说却是不需要的,因为桂花自身的馥郁香气就足以使它成为“花中第一流”!这也反映了李清照的审美观,她认为内在美品质美才是真正的美,是动人心魄的美,是可以流芳千古的美。“何须”二字将上文宕开,十分强烈的将以艳色取名的花和色淡香浓的桂花相对比,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季节的变化,花开花落的过程,都能牵动着她的神经。她将这个环境的变化融入诗意化的描写。“知否,知否,应是红肥绿瘦”。想必那一刻,她的心境定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的。她将微妙的内心情感悄无声息的绽放于纸墨之间。她感叹着岁月的逝去,在《蝶恋花》中咏道“ 泪融残粉花钿重”感受到,似杜鹃啼血般的哀痛。那细腻的描写,温婉的心思,清丽高雅的格调和浓烈真挚的情感,使我们记住了“易安体”的词句,记住了这样一位“花中第一流”的传奇女子。

 

   9、清照命运如花

    李清照的写花词可分三阶段:少女时期、少妇时期、嫠妇时期,这正与花的开谢荣枯暗合。

  少女的天真浪漫若花蕊之初绽,鲜丽娇妍,便有“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的天真浪漫,有“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如梦令》)的惜花之情,有“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点绛唇》)的娇怯活泼。

  少妇的情肠辗转若花开正艳时节,热烈缠绵,便有“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鹧鸪天》)的自信,有“待得群花过后,一番风露晓妆新。娇娆艳态,妒风笑月,长殢东君”(《庆清朝慢》)的自爱,有“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渔家傲》)的自珍,而明诚远游时期也有“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尤剪灯花弄”(《蝶恋花》)的愁思,有“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醉花阴》)的自怜,有“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念奴娇》)“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怜春似人将老”(《蝶恋花》)的无奈。

  晚年寡居的孤苦伶仃若花凋香残,凄清冷戚,则有“夜来沉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远不成归”(《诉衷情》)的茫然,有“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捋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清平乐》)的苦闷,有“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声声慢》)的自悲。可见,易安写花词中,花人命运与共,“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花就是清照“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知己,就是清照的自我化身。

 

    10、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题记
  
  题记借用易安的《鹧鸪天》中赞美桂花的词句,而在我看来,易安更似一株桂花,一株静静的桂花。易安的词更是如此,直而不俗,香而不腻,美而不艳。
  易安的词是细腻,细致的,
  易安的词是淡雅,淡然的,
  易安的词是清新,清疏的……

    易安是中国文学史上创造力最强、艺术成就最高的女性作家。她以女性的身份真挚大胆地表现对爱情的热烈追求,丰富生动地抒写自我的情感世界,不仅比“男子作闺音‘更为真切自然,而且改变了男子一统文坛的传统格局。在文学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正如李调元所说“易安在宋诸媛中,自卓然一家,不在秦七,黄九之下”。
  易安词仅四十首,不足3000字,却能取得“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和古今女子第一的地位,不仅因为其词作内容的充实感人,更因为其过人的艺术魅力。

 

    11、有人借李清照在《鹧鸪天·桂花》一词赠予陈玉莲版的小龙女:“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无论经过多少年,多少美人前赴后继地诠释着属于自己那个年代的小龙女,都无法动摇的是,“莲妹”才是观众心目中“永远的小龙女”。一袭白衣,冰清玉洁,烟火不食,真水无香。陈玉莲最让人折服的是,她本身性格中的小龙女气质,外冷内热、淡泊明志。恍如从书上、画中走下来的仙子,遍寻演艺圈难觅这样的古典佳人。

   一部83版的《神雕侠侣》,将陈玉莲身上的夺人气质表露无遗:骨子里的高贵,玉洁冰清,不可方物,弱不禁风之下深藏着柔韧,淡泊冷漠中涌动着深情。这一版小龙女,被金庸迷奉为经典,无论此后多少版本的“小龙女”出世,总难以与她的飘逸和脱俗神韵所比拟,至今影迷仍习惯称玉莲为“姑姑”或“莲妹”,而原著作者金庸也罕有地赞叹:“到现在为止,我喜欢刘德华和陈玉莲演的《神雕侠侣》,这一版的杨过和小龙女非常符合我小说的味道。”

  且看刘德华在自传中如何写陈玉莲——“漂亮,绝对漂亮,但那种漂亮不属于城市和这个大都会,她的漂亮是一种泥土气息的清新,宁静舒服,毫无侵略性。

  ……要在几年后,我才明白原来她根本就像小龙女,看淡世事,不争不问,但求有自己的一个小世界。拍《神雕侠侣》的时期,我觉得她真像姑姑,不可侵犯,又怕接近她,怕她冷冷地看你一眼,自讨没趣。其实我一直都没有跟她有太多的话题,她的世界不是外人可随便走进的。好几次我都想告诉她:为什么你不多笑一点呢?你笑起来很好看。可是我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大多时候都是抿着嘴唇的……”

    时代在变,人心在变,没有了那份80年代的情怀,可会暗暗地看出许多岁月留下的瑕疵?惟有莲妹,隔了岁月的苍茫看来,依然纤尘不染。

 

   12、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人生只是大梦一场,青丝皓首,不过转瞬。我们在词中看到的她,天真烂漫,浅笑依然。春天,是一把斑斓的色彩,而她就像是那个风中自在奔跑的小女孩,丝毫还不知道忧伤。或许,我们只是不忍去惊扰这份恬美的幸福。因为那嫣红的花,那清凉的露,那轻轻绽放的笑容,是我们每一个人心底的梦。

  她是悠长的时光隧道深处,款款走来的优雅而安然的女子,从平静与淡然中,提取了无数肉眼看不到的细小美感。

  本是梅定妒,菊应羞,花中第一流,如今飞花逐水,花自飘零水自流。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不知道那风中的飞花是否明白,她的愁、她的爱、她的情都被它们一并带了去,最后零落成泥碾作了尘。原来,需要等到风住尘香花已尽,才可以看到悠悠岁月留下的斑斑痕迹。

  曾经烂漫,皎皎兮如繁华;一度坎坷,飘飘兮似浮萍;结局凄凉,瑟瑟兮如若秋风。

  雨声潇潇依旧,我的思绪却已穿越千年。乱世中,易安在风雨飘零中黯然消逝,却成为人们记忆中的永恒。千年之后,暮雨潇潇中,倚窗思易安的我,看见夜雨中一朵不染的寂寞清莲。

 

   14、“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语》)。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从李清照对桂花的描写中, 我们是否对人生有一种新的感悟呢?从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苏东坡“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的佳句中,你是否找到了对“度月”的诠释呢?观山石“悠悠乎与颢气俱,余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这种天人合一的融洽,你又是否有所体察呢?以芭蕉感悟一念清净,“汲井漱寒齿,清心拂尘服。 闲持贝叶书,步出书斋读”(《晨诣超师院读禅经》),柳宗元参禅悟道之心境,此时此刻,你能否灵犀一点,印证一二呢?以黄杨觉悟君子所为,一年长一寸,四年退一寸之秉性,不就蕴含着大丈夫能屈能伸之修身境界吗? 

 

   15、提及桂花,首先想到的是李清照的词: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待繁华落尽,一身憔悴在风里,回头看,过往的经历,或晴或雨,或好或坏,到最后才明白,终归是空,魂牵梦绕,终归心碎。眼见得风打桂落,花飞如雨,满城飘香,唯有泪千行。感情,也如这落花一样,情在梦断,人去楼空,现如今也只能,泪如泉涌!一瓣花香,一抹轻黄,似若一个人影,旧伤心痕难平。也只好,一个人,独守着一座空城。各花入各眼,值不值得,还是留人评说吧!

 

   16、中国人的心灵能在园林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中体味出无限永恒的天地与人生之道。在他全身心投入于体验的刹那,任何一个景象都可以成为体悟无限永恒之道的所在。在对一块奇石或是一丛兰草的感受中,他就可以超然物外,与天道合一。落花、归燕,在诗人晏殊的感受中是与时光流逝中的永恒之道直契为一的,因而咏出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佳句。平凡的自然景象在诗人的心中常化为非同寻常的存在,包含着至为深刻的意蕴。“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作者从容写来,流露出对生命存在的深刻感受和回味。我们再看李清照感觉中的桂花,岂是无情的树木?“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一在桂花中感悟到了人的品格和精神情操。

 

    17、逗留静谧的大自然之间,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天,那里的宁静,那里的与世隔绝,让人轻松,让人思考,让人向往。人只有在安静的环境中才能得已平静。

    一个人静静地在阳台上,依偎着木椅,泡一杯茶,捧一卷书,花一个半晴不阴的下午,细细品读。“一杯香茗,一卷书,偷得半日闲散。”正是如此意境。馨风拂过,掺杂着微微桂花的气息,已成为空气中淡淡的旧香。虽已散,还未淡。它生如夏花之绚丽,死如秋叶之静美。难怪诗人称赞它:“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一个人躺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摊开双臂,享受着天与云的完美结合。它们是那么亲近,好像一举手就可以摸到。天是蓝的,蓝得那么舒服;云是白的,白得那么纯洁。风筝在天上飞扬,飞得令人迷恋,飞得轻如白云,飞得与心相融!让风筝载着美好的心情,将内心的喜悦洒向天际的远方。 

    一个人漫步竹林,一片片翠绿环抱着,千枝揽万叶,一节高一节,苍翠翠,碧绿绿,只觉清风徐来,恍然如梦。坐在石凳上,细细聆听着大自然的声响:“沙沙沙”竹叶舞动着;“哗哗哗”小溪奔跑着;“知了知了”蝉附和着;“啾啾啾”鸟儿高歌着,这真是大自然中动听的交响乐。

    一个人站在田野,聆听土地的轻声呢喃。黎明的风,带着泥土的芳香,轻轻地从麦梢上滑过,麦杆柔和地摇动起来,沉甸甸地麦穗便一齐无声地摇曳着。太阳出来了,它以最初的赤金色覆盖在麦田上,麦田像海一样,涌起无边无际的金色麦浪。田边伫立着一个稻草人,守望自己的田野,向前世与麦粒订下契约——相守相望。

    生命之美是用心灵感悟的。当清风掠过你的脸颊时,你会心生一丝惬意;当小雨洒落你的心田,你会感到一点儿滋润;当树枝吐出嫩芽,你会滋长一线希望;当阳光照在身上,温馨可以爬上你的心头……

   万物生灵中蕴涵着无尽微小的真谛,每一个瞬间,它都会不停地闪动。当它们经过我们的眼睛,你是否用心来聆听和感悟那“隐藏”的生命?

 

    18、穿过历史的河,透过岁月的窗,用心聆听花儿的诉说,看它“纷纷开又落”的淡然,品它“皭然泥而不滓”的高洁,叹它“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怜春似人将老”的无奈,赞它“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的自信。

  

 


清热药比较药物的异同点:石膏、知母 同归肺胃经,均能清热泻火、除烦止渴,治热病高热烦渴及肺热咳嗽。 然石膏为矿物药,生用煅用功异,生用具上述功能,且降火力强,并兼解肌,重在清解,又善治肺热咳喘、胃火头痛、牙痛及口舌生疮;煅用收湿敛疮,治疮疡不敛、湿疹浸淫及水火烫伤。知母为植物药,味苦甘而性寒,质润兼归肾经,重在清滋,又能滋阴润燥通肠,治燥热咳嗽、阴虚劳嗽、骨蒸潮热、内热消渴及阴虚肠燥便

太极起势的练法学太极拳有一句话叫:“起势难。”说难不是说动作的姿势难,而是说起势没有动力源,因为太极拳的动,不能是自己的动,也就是说不能是配合的动。因为在起式之前没有动力源,此时胳膊是抬不起来的,抬起来了就是人为的动、是自己动、是配合的动、是肢体运动。正确的起式应该是内动带外动、是意动带气动、气动带形动、一动无有不动的动、即便是这样还要有个量,也就是说,该动多少就动多少,少动一点是不到头,多动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