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 资讯快报 >
  • 广告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发布时间:2015/5/27 17:10:40|浏览次数:

鐢蜂汉鍜屽コ浜轰箣闂寸殑閭g偣浜嬶紙绮惧搧鏀惰棌锛?品味人生---菜根谭.net程序员有什么特点?初中数学中创设问题情境的研究寸劲震掌/舒红云

要“八交九不交”:多世界:量子力学送给科幻的一个礼物在VirtualBox下安装win7实现aero效果的图文教程(南朝宋)薄绍之行书欣赏顾贞观《弹指词》朝鲜首次不点名攻击朴槿惠奥巴马警告朝别挑衅自制鸡米花(做法附图)*西班牙喜剧/爱情/歌舞片【床的两边】爱情图文:归来,从来不是归宿cctv《世界著名大学》之麻省理工学院布头大变身-拼布座垫(有过程哦)林彪关键时刻对刘少奇致命一招鐵保集人帖(四)浅谈什么才是今日社会需要之精神旗帜小学同桌十几年朋友,为什么把我删了?今晚的球赛怎么买?战争电影集页三给自己一些积极的心理暗示岁月沉香让心窗看到人生的美景命运不宠您时,请您别伤害自己!引用【转载】在心烦时,要记住的三句话【钩针】蕾丝蓬蓬裙720度大摆超短裙江南水下第一鲜------苔芯蚌肉汤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身边好多同学都买的毕设,自己又做不了,该不该买啊,对以后有影响吗?

修图达人——轻松玩转照片图像后期处理飞越彩虹(西格蒙·葛洛文挪威国宝级口琴专辑17首)刘志勤:政治改革是世界的集体需求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身边好多同学都买的毕设,自己又做不了,该不该买啊,对以后有影响吗?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水袖一扬,拂衣落纱,戏子唱念做打,只记谁的流年如画,无人与欢。

相思如晕,长安如旧,百岁念念不忘,不知入了谁的眼,疼了谁的心,落了谁的泪。


卿暗描眉

——戏子,戏子。铜镜里梳妆,只见残照里妖娆容颜,空余寂然的伤哀。那些鎏金兽炉里的淡烟雾霭,抵不过青灯一盏,烛荧悒怏。焚香窗下,碧丝袅袅。戏服飘逸若浮云出岫,泠然出尘的姿态。

一花一相思,她方于她的这方戏台上唱他们的相遇相知相离,独自一人潋滟了一江温水的深情。才子佳人,也是各自天涯。她念一人天涯的独自伤怀,念残缺了的兵荒马乱。每一曲离合悲欢,也总无情。

细雨飘,清风摇。谁的等待经得起岁月千年眉黛,不染一丝尘埃。月宫那砍伐千年的人与树,容颜往事未改,却枯木无言。青山碧,暮色阖。谁的思念经得起万世轮回推敲,酝酿不余遗憾。沧海那欲渡的玉蝶,虽深情依旧,却依然相逢无尽期。

她再唱,再唱,千年以来时光岁月皆如画。

前世的梦里,她倚红阑,琉璃碎,泪千行。相逢不知曾相识,只得无言。穿越他们的隔世沧桑,曲终人散,情缘也断。

卿暗描眉,妆容风华绝代,看戏者只觉倾城,不知这妆容只掩盖了曾经的安然。俗世里唯有红妆,换谁动容,如烟花般一时伤痛,隔岸便是淡然。戏子却一遍一遍念白江南的水色时光。长歌当哭,墨字书下难托的锦书。

往事如烟,情已碎,魂已断。

 

谁错牵挂

水色江南之时,她与他一段尘缘深深浅浅。青盏红墨,一炉沉香屑。

她以一世温良相负,只换来他半世迷离,伤她以至缘起缘灭。只是她盼的从非转瞬的温柔,而是三月桃花的细水长流。一人本是一花,花开总落,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思念枯萎那朵恰逢花开的等待,痴缘如流水,云里谁落胭脂泪。

她咿咿呀呀唱,千年未变的老戏码,薄情郎,戏里戏外她终日只见一人伤悲。眉目安然的模样,是时光对她的温厚。

他曾许她一朵陌上花开,许她可缓缓归矣。不过几日,沧海便桑田,多情便无情。如今,她在浓妆里涂抹胭脂,不见自己的容颜,不见她曾应下的一世长安。

年华无伤,若是无关风花雪月。

她若早日看淡流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早已痴候千年,这一世她依然等不到那日流水有情。红尘里重逢,他们也只是点头而过。一人哭一人的此年清宁,一人描摹江山如画,任他一汀烟雨杏花寒,她翻翻阖阖一叠旧事,他漠然于那一布鸳鸯锦。

如今,她只念他平安喜乐。

梦里烟花,凭谁错牵挂。

 

偷换流年

锦瑟流年,残红满地。断桥残雪,与半世蹉跎韶华,情却不久,不知如今可与谁偕老,哪怕三生石上的誓言,也被风雨淡去,直至无痕。从此,相顾不识。

看台上的戏子,演着别人的故事,久而遗忘了自己。除非黄土白骨,她只能演、演、演,百岁如此,霜满颜之时回首,年少强愁,如今一世苍凉。

再如何绝色的女子,也经不起岁月,更经不起看客的走留。哪怕曾经一见如故,水袖轻舞,低吟浅唱,空余碎成一片片的繁华,不知从何而起,从何而落。

戏台垂着厚重的红帘,悄悄蔓延胭脂的暧昧。抹了红唇,微抿之时,妖娆不见流年。碎去了江南的油纸伞春暖花开的味道,只是江南烟花三月的一场苍凉的繁华。时光深处,曾有女子于水色时光里,叹窗棂落满残红,叹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此时眉眼间又可是氤氲了相思泪?

时光罅隙里,红颜易老,将青光水袖收在眉眼之中,不经意间便爱错了薄情郎。一人终老。

戏子难寻一知音,知音不知心。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戏子再祸国殃民,都只是戏里作画,终究只是不知讨谁欢心的青衣。生生世世,辗转流离,百转千肠的也只是戏里佳人。那一出戏,不过落寂了繁华如伤。

只是,我也不过看台下打马而过的过客,自江南而来,寻一盏温茶而已。胭脂再哭再醉,于我,不过南柯一梦。

她唱,谁拿浮生,乱了流年。

 

 

戏子油彩的面容之下,只是空寂一场。当时光老去,世人皆经历最残忍的物是人非,伊人独憔悴。从不知谁为自己动容,只是为了一出戏泪流满面。她便只能哀悼自己老去的年华。

她的一生所有的胭脂泪,落在戏台之上。

烟花碎年,总是曲终之时。

谁说,不入红尘深处,只在清浅边缘。

 

——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所以,请千万不要,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亲爱的朋友,今生今世,我只是个戏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她说,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戏子落妆。花开花落,曲终人散,又是一朝醉夕阳;云卷云舒,繁华落尽,终是一场梦春秋。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2013年03月04日 李海俊 专栏介绍: 李海俊,海智汇创始合伙人。上海交大-法国马赛商学院双学位EMBA,校友会主席;学道明德组织与领导力发展专家协会执行主席;上海交大EMBA高尔夫俱乐部会长。 李海俊,海智汇创始合伙人。上海交大-法国马赛商学院双学位EMBA,校友会主席;学道明德组织与领导力发展专家协会执行主席;上海交大EMBA高尔夫俱乐部会长。 自然有一种领导世界的能力,她的名字****夏

国家怎么对待抗战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