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 资讯快报 >
  • 广告

谁给浙江叔侄冤案平反

发布时间:2015/5/27 1:50:11|浏览次数:

NSK L1S25-970/30/40

 

鱼香茄子——如何炸茄子少吸油中原盲人命理秘典这里有最专业、最可靠的财经小伙伴!范丰:易延友眼中陪酒女就是供男人玩乐!网上流传“晚上运动等于找病”,对吗?

点击任何一部书刊报纸立刻看到内容中国设计再思考—亮相米兰展SaloneSatellite-更新按摩穴位真的可以治疗疾病吗?县乡两级查渉贪村官9年未果调查组贪村里28万元狗肺能治气管炎,吃那好那好稀罕按照你曾经上学时的经验,1000个人中有多少人上大学时会报计算机专业?详图细解:威风蛋糕的做法微型小说集中国古都和文化【4】手机怎么ROOT高一物理同步精讲视频全集宝宝什么时候吃蛋黄,宝宝盗汗,小儿鹅口疮,宝宝便秘,宝宝得荨麻疹怎么办来吧让我们一起享受这美好的春意盎然【极品美图】【综合美女】晒一晒我收藏的美女(137)80P祖传秘方:流行性乙型脑炎根治圣方巴豆霜汤[健康是福]:养生益寿诗歌100首(14)(83大姨妈每次都提前还疼怎么办?浓眉男生怎么选择眼镜框?【转载】自然風雅長版衣【经方学堂】黄煌教授如何用桂枝茯苓丸?2015流行歌坛13首怎么看wifi密码虚证的分型及治疗选择中成药闄剁摲:涓浗鍙ゅ吀2鐢靛瓙鐧芥澘璇句欢鍒朵綔

【投资技巧】全面解析,教你轻松分享定增馅饼站在秋天的夕阳里想你【情感美文】初三数学圆鐢靛瓙鐧芥澘璇句欢鍒朵綔

叔侄涉强奸服刑9年被判无罪 申述材料装一麻袋

来源:腾讯新闻》社会栏目》

 
叔侄涉强奸服刑9年被判无罪 申述材料装一麻袋

服刑前的张高平。图片来源:《东方早报》

叔侄涉强奸服刑9年被判无罪 申述材料装一麻袋

服刑前的张辉。图片来源:《东方早报》

        2003年杭州发生一起“强奸致死案”,嫌疑人二审分别被判死缓和15年徒刑,服刑已近10载。3月26日上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张辉、张高平强奸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据悉,张辉、张高平自入狱之后两人一直在申诉。

一个细节

两审认定

第三者DNA与案件无关联

在2006年央视法制频道“浙江神探”系列节目中,该案的办案人员描述了办案过程。

办案人员称,张辉、张高平两人在落网后,口供一再反复,案发过程两人描述也不一致。而且受害人尸体上也找不到痕迹,办案人员说:“几乎把整个车厢都翻遍了,找遍了,也未找到这方面的痕迹物证”。

节目还详细叙述了警方如何在找不到人证物证的情况下,通过对“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下”的张氏叔侄“突审”获得供述。警方还通过当天水文资料、请人大代表见证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等方式,最终获得“证据”。

令人觉得蹊跷的是,警方还在死者的8个指甲内,检出了一名陌生男性的DNA,不仅排除了两名案犯,也排除了死者生前可能接触的亲友。不过,这样的发现,并没有在当时对该案起到决定性因素。

在此前张辉、张高平叔侄案的一审二审中,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因手指为相对开放部位,不排除被害人因生前与他人接触而在手指甲内留下DNA的可能性”,浙江省高院则认为,本案中的DNA鉴定结论与本案犯罪事实并无关联。

特殊证言

遭到毒打

被“指导”说作案过程

证明张辉强奸致人死亡的另一“证据”,是张辉在看守所拘押期间的同室嫌疑人袁连芳的“证言”。当时,袁连芳是这样说的:张辉曾告诉他自己强奸然后失手杀人。

据其他媒体之前的报道称,张辉的辩护律师朱明勇对重要证人——袁连芳的情况有过介绍,“当时,袁连芳竟然对张辉的事情一清两楚。张辉否认自己强奸致人死亡,便被袁连芳毒打。袁连芳还将张辉如何作案的‘详细经过’告诉张辉。”

记者再次翻查袁连芳的资料,从《东方早报》的报道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在当时,杭州市中院的判决书中列出了张辉强奸少女致其死亡的26条证据,其中第25条是:同室犯人袁连芳证言证实,被告人张辉在拱墅区看守所关押期间神态自若,并告知其曾从老家搭一女子到杭州,在留泗路上强奸,他不是故意杀死被害人而是因为女孩子的呼救,他卡颈时不小心将女子掐死的情况。而其余25条证据全是事发前后的间接旁证。

在7年之后,张辉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库尔勒监狱,对前来会见的律师张凯表示,2008年,当他在杂志上看到袁在河南灭门血案中逼迫马廷新认罪的报道后,恍然大悟:如果两起案件中的“证人”袁连芳为同一人,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当年在拱墅区看守所期间对自己的案子了如指掌的那位犯人。

狱中申诉

一直喊冤

申述材料可“装满一麻袋”

据此前媒体报道,在北疆的石河子监狱,张高平依然用近乎偏执的方式维护着内心的“清白”,他坚持服法、不认罪,劳动、不减刑,见到狱警和检察官,从来不喊自己的囚号……8年里,他写下的申诉材料可以“装满一麻袋”。

律师张凯也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张氏叔侄是受熟人之托带死者去杭州的,在进杭州城之前的4小时内都没有作案,却偏偏在借手机给死者与其亲友通话后作案,单从这一点,张凯就认为,指控张氏叔侄奸杀王冬首先是“于情不通”。

新的发现

第三者DNA

被确定为另一杀人犯

服刑后,张辉和张高平叔侄在狱中一直申诉。

200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张高平在观看电视节目中,发现另一起案件与自己案子中凶手作案手法非常相似,他直觉认为这两起案件可能是同一人所为,并向上反映了这一情况。

据了解到,张高平在电视中看到这起凶杀案的凶手名叫勾海峰,该案曾轰动杭州城,该案至今在杭州市政府网站中仍有记载。

那是2005年1月,原为杭州出租车司机的勾海峰因口角杀害了浙江大学女生吴某,并在劫走了财物后抛尸窨井。勾海峰还将吴某的衣服脱光,制造奸杀假象。勾海峰后被判处死刑,并于2005年4月被执行死刑。

2011年底,有媒体再次报道这起叔侄杀人案疑点,张辉、张高平等人的申诉才被重视。不久后,公安部在比对了勾海峰和张氏叔侄案中,被发现的第三人DNA后,确定是勾海峰的。

再审宣判

撤销原判决

叔侄俩无罪当庭释放

根据张辉父亲的申诉,2012年2月浙江省高院对张辉、张高平叔侄案立案复查,调查核实有关证据,并提审了被关押在新疆两处监狱的张辉、张高平。

2013年1月,张氏叔侄被押回杭州进一步提审核查。2013年2月,浙江省高院决定对该案进行再审。

2013年3月2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浙江省乔司监狱对张辉、张高平一案依法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因涉及他人隐私)。庭审中,合议庭依法组织检、辩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检、辩双方还各自发表了辩论意见。

2013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公开宣判,认为有新的证据证明,本案不能排除系他人作案的可能,原一、二审判决据以认定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最终,浙江高院撤销原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两人被当庭释放。

事件回放

因“强奸致死”

叔侄俩锒铛入狱

2003年5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接到报案,当日上午10时许,在西湖区留下镇留泗路东穆坞村路段水沟内发现一具女尸,下半身赤裸。当时,公安机关侦查,曾捎带这名女子至杭州的安徽歙县送货员张高平以及侄儿张辉被认为有作案嫌疑,同年5月23日两人被抓。

该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04年2月,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张辉、张高平犯强奸罪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曾有媒体报道,杭州检方在起诉书中称,2003年5月19日凌晨1时许,张辉将卡车开至杭州汽车西站后,见无人来接王冬,遂起歹念,与张高平合谋在驾驶室内对王冬实施强奸,张高平帮助按住了王冬的腿,最终王冬因张辉用手掐住其脖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004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2004年10月1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分别改判张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高平有期徒刑十五年。
 

安徽两名男子涉强奸致死案获刑9年后被判无罪

来源:新华网2013-03-26

新华网杭州3月26日电(记者 方益波 裘立华)2003年杭州发生一起“强奸致死案”,嫌疑人二审分别被判死缓和15年徒刑,服刑已近10载。3月26日上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张辉

、张高平强奸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

2003年5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接报,当日上午10时许在杭州市西湖区留下镇留泗路东穆坞村路段水沟内发现一具女尸。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是当晚开车载货、受托搭载被害人的安徽省歙县张辉、张高平侄叔俩所为。

2004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2004年10月1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分别改判张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高平有期徒刑十五年。

根据张辉之父张高发(张高平之哥)的申诉,2012年2月2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立案复查后,另行组成合议庭调阅案卷、查看审讯录像,调查核实有关证据。2012年7月,复查合议庭专程前往该案被害人安徽老家进行调查,8月前往新疆库尔勒监狱、石河子监狱分别提审了张辉、张高平,并于2013年1月前往新疆将张辉、张高平换押回杭州,以便于进一步提审核查。

2013年2月6日,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张高发的申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确有错误,决定进行再审。

2013年3月2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浙江省乔司监狱对张辉、张高平一案依法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因涉及他人隐私)。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出庭执行职务,张辉、张高平及其委托的律师和法律援助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审中,合议庭依法组织检、辩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检、辩双方还各自发表了辩论意见。

2013年3月26日的公开宣判认为,有新的证据证明,本案不能排除系他人作案的可能,原一、二审判决据以认定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据了解,该案被害人身上提取的DNA物证经鉴定排除“两张”的DNA。该案专案组在复查中也发现,该案被害人身上提取的DNA物证,与另一案件中已被判刑罪犯DNA比对部分有相同之处。

另据浙江法院网报道:浙江高院经再审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

(本网讯)2013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张辉、张高平强奸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

2003年5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接报,当日上午10时许在杭州市西湖区留下镇留泗路东穆坞村路段水沟内发现一具女尸。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是安徽省歙县张辉、张高平所为。

2004年2月,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张辉、张高平犯强奸罪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04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2004年10月1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分别改判张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高平有期徒刑十五年。

根据张辉之父张高发(张高平之哥)的申诉,2012年2月2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立案复查后,另行组成合议庭调阅案卷、查看审讯录像,认真调查核实有关证据。为进一步查清案情,2012年7月,复查合议庭专程前往该案被害人安徽老家进行调查,8月前往新疆库尔勒监狱、石河子监狱分别提审了张辉、张高平,并于2013年1月前往新疆将张辉、张高平换押回杭州,以便于进一步提审核查。2013年2月6日,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张高发的申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确有错误,决定进行再审。

2013年3月2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浙江省乔司监狱对张辉、张高平一案依法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因涉及他人隐私)。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出庭执行职务,张辉、张高平及其委托的律师和法律援助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审中,合议庭依法组织检、辩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检、辩双方还各自发表了辩论意见。

2013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公开宣判,认为有新的证据证明,本案不能排除系他人作案的可能,原一、二审判决据以认定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五十条、第五十四条、第五十八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
 

叔侄涉强奸服刑9年后无罪释放 称回老家庆祝

来源:人民网 李阔 常国水2013-03-26

人民网3月26日合肥电 (李阔 常国水) 3月26日,备受社会关注的杭州“强奸致死案”有了最新进展,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辉、张高平强奸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张辉、张高平叔侄无罪。此时,这对来自安徽歙县的叔侄已经在监狱服刑超过9年,目前,他们已经无罪释放,本网记者第一时间与他们的家人取得了联系。

3月26日下午,记者与张辉父亲张高发取得了联系,话语中他透露着喜悦,“他俩现在都出来了,人还在杭州,这几天准备回老家了。”张高发说,释放后,儿子张辉与弟弟张高平十分开心,“关的时间太长了,现在两人都到外面玩去了。”据张高发介绍,他们回到老家歙县徽城镇后,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将办酒庆祝一下。关于此案的详细情况,张高发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

“张辉、张高平换上全套新衣服,手持无罪判决书和释放证明走出浙江乔司监狱。张高平笑了,握着我的手说谢谢朱律师,我们清白了。而张辉则满眼含泪不发一言。”26日下午,张辉、张高平的 申诉代理人朱明勇告诉本网记者,他在法庭上,看到冤狱9年的叔侄两人脱下囚服,取下镣铐,走出高墙,“心情依旧沉重。”

9年牢狱,张辉与张高平经历了何种磨难?出狱后,他们对今后生活有何打算?本网记者将继续关注。

案件回顾:

2003年5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接到有人报案,称当日上午10时许,在杭州市西湖区留下镇留泗路东穆坞村路段水沟内发现一具女尸。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是当晚开车载货 、受托搭载被害人的安徽省歙县张辉、张高平侄叔俩所为。2004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2004年10月1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分别改判张辉 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高平有期徒刑15年。

后来,张辉父亲张高发提出申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组成合议庭,并到多地再提审核查此案。今年2月6日,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确有错误 ,决定进行再审。3月26日,浙江省高院宣判:有新的证据证明,本案不能排除系他人作案的可能,遂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
 

浙江冤案平反幕后检察官:伤害很大不可以被原谅

来源:搜狐新闻网》国内要闻 > 时事  2013年04月05日  新京报

原标题 [“了解案情后,我心里就有数了”]
“了解案情后,我心里就有数了”
298
张飚

  退休前是石河子市检察院检察官。被认为是浙江冤案平反的“幕后英雄”。(东方早报记者 张新燕 摄)

  十天前,3月26日,浙江省高院纠正一起错案,背负“强奸杀人”罪名、已服刑近十年的张高平、张辉叔侄被宣布无罪。

  叔侄二人当年被判刑后,2005年张高平被送到新疆石河子监狱服刑。其间张高平一直喊冤,并引起石河子市检察院检察官张飚、魏刚等人重视。张飚他们分析案情后,一直坚持帮助申诉。他们的努力被认为是叔侄冤案能够平反的“催化剂”。

  新京报记者 宋识径

  “他跟别人不一样”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了解到张高平的冤情的?

  张飚:2007年,我们检察院监所部门到下面巡视,发现了他的冤情。

  我们监所检察官有个任务,每个月都要参加监所的狱情通气会,在会上,管教提出,有这么一个犯人,情绪比较反常,很激动,老向别人诉说冤情。他的情绪容易影响别的服刑人员的改造。他们希望检察官能帮助做些工作。

  新京报:张高平怎么引起了你们的注意?

  张飚:我们发现,张高平这个人从来不要求减刑,符合减刑条件,他也不要求。他认为自己不是罪犯,罪犯才要求减刑。在监狱里,犯人见到我们,都要报告,自己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罪……他从来不报告。他一直是这样一个状态。

  新京报:当时就认为他可能存在冤屈吗?

  张飚:我们当时主要从维护监狱正常的改造秩序角度,跟他谈话。

  我们经常去,他就经常找到我们谈话,申诉冤情。接触多了,发现他跟别人不一样。别人也有喊冤的,作些安抚就平息了。但是他还是坚持。

  新京报:你们是怎么帮助他申诉的?

  张飚:刚开始收到申诉材料之后,就是向有关部门用“机要通道”寄送。寄了以后,没有消息。张高平就很着急,每次碰到我们就要问。

  2008年,《民主与法制》发了篇文章,说的是河南一起凶杀案,后来平反了,提到一个证人叫袁连芳。正好张高平案里也有证人叫袁连芳。我们就很重视了,把有关情况向院里汇报。

  我们进行了初查,获取了“两个”袁连芳的真实材料,然后向有关部门发函。(袁连芳后来被证实是协助警方诱供、逼供的“牢头”编者注)

  个人写信表明态度

  新京报:帮助申诉,当时的把握有多大?

  张飚:越往后,把握就越大。特别是发现袁连芳的问题之后,就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认为这个案件是有问题的。

  新京报:你后来还自己写信给浙江方面,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张飚:给他们寄了很多次材料,回答还是比较欠缺。后来我要退休了,就想督促一下,就写了信,就是想引起重视

  新京报:以个人名义写信,比单位发公函更有力量吗?

  张飚:单位也在发函。不过公函的形式只能简单说明情况,不会表明态度。我个人写信就会说,希望你们能够重视。说明我的态度,让对方知道这个案子存在问题。

  新京报:你反映了多少次?你退休的时候,事情到什么程度了?

  张飚:五六次。我2010年底退休,当时案子还是等待状态。

  新京报:退休前,有没有去找张高平?

  张飚:我去见过他,希望他坚持下去。

  新京报:你退休之后,这个案子还有没有人管?

  张飚:我们单位监所科的同事还在管,像魏刚科长,高晨啊,他们都在管。

  新京报:为什么后来要让他找律师帮助?

  张飚:事情拖的时间比较长了,他们承受的精神压力就比较大。后来我说,我们努力,你自己也努力。我就建议他哥哥找找律师。

  新京报:你对翻案,当时的信心有多大?

  张飚:了解案情之后,我心里就有数了。有个七八成把握。

  错案“不可以原谅”

  新京报:你们审查张高平案的材料的时候,发现了什么疑点?

  张飚:其中有三个疑点,首先就是袁连芳。其次,警方在死者的指甲内检出了一名陌生男性的DNA,却并不是张高平叔侄的。最后是张高平的供述,他说女孩到杭州下的车,之后他们的车就上了高速路;此间进出收费站,时间很短,而作案需要时间。张高平曾提出可以调进出收费站的票据,但公安机关并未调取。

  新京报:你有没有考虑,这些疑点为什么你们能发现,而当时办案人员没有发现?

  张飚:这个不好说。我们也不能事后诸葛亮。当时办案人员怎么看,我们也不好评价。

  新京报:你认为这个案子成为错案,哪儿出了问题?

  张飚:首先是直接证据欠缺。通过看卷,我们发现能直接证明他们杀人的证据特别少,大量的是间接证据。证据链不太完整,有欠缺。第二个是DNA问题。这个问题在判决书上以及我们获取的材料上都能反映出来。

  不过我们毕竟和案发地有距离,说三道四不太合适。他们自己评价比较合适。

  新京报:案子现在才有结果,是不是等待时间有点长?

  张飚:是有点长了。不过根据我们国家的体制,这个时间还算可以接受。很多冤假错案,都是经历了很多年。当然我们也希望尽可能快一点。

  新京报:你认为办错案件可以原谅吗?

  张飚:我觉得不可以原谅。因为错案造成的伤害,不仅是对本人,还对家庭、社会造成伤害。对国家的法律和制度也产生负面影响。这个伤害是很大的。

  如果有关部门在这个问题上确实做错了,首先要承认错误,赔礼道歉。如果是非常严重的,确实违反法律规定的,还是要严肃处理,用反面教材,来教育后人。
 
别让女神探成张氏叔侄冤案替罪羊
 
来源:西窗飞雨 的博客
 
聂海芬很有名,作为杭州公安系统自1960年以来唯一的“三·八红旗手”,由于“主办重特大案件350余起,准确率达到100%......经她审核把关的重特大恶性案件,移送起诉后无一起冤假错案”而获得女神探之名。但“5·18”奸杀案却是个例外。在张辉、张高平叔侄俩分别被判处死缓和15年有期徒刑且服刑10年之后,浙江高院再审认定这是一起错案,宣判张辉、张高平叔侄俩无罪,为此,高院的副院长还现场向张氏叔侄俩鞠躬道歉。 

        曾被央视专题报道的女神探聂海芬,由于这一案件出现重大转机被再度纳入公众视野——央视不是评价“5·18奸杀案”证据链条“无懈可击”吗?内部网站不是宣传经她把关的重特大恶性案件没有一起冤假错案吗?舆论关注的焦点,毫无疑问地集中在当年侦办此案的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聂海芬的身上——在新浪微博中,“聂海芬”已经以超过2万条微博而“荣居”微博热搜榜第二足以证明。 

        当事人张氏叔侄接受媒体时的爆料,进一步印证了人们对于案件侦办存在刑讯逼供的猜测,这倒也符合产生冤假错案的大概规律。昔日的佘祥林案件、赵作海案件,不都是这样产生的吗?公众关注张氏叔侄俩的命运,更多的是出于公民权利可能随时遭遇暴力侵扰的担忧,今天是张氏叔侄,明天又会轮到谁?同样道理,公众质疑女神探,除了对于现行司法体制存在的弊端进行理性审视之外,更多的是通过舆论的检阅促进司法体制对程序漏洞进行堵塞,防范冤假错案再度发生。 

        中国的司法体制,不像西方国家那样司法独立,警察抓人、检察官指控、法院审判各管各的事儿,谁也不受制于谁,独立性很高,制约性很强。我们国家的规定,是司法机关独立行使职权,在相互关系上是“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法律上的这种规定,在体制上也有深刻的体现,比如公安局长由主管政法的副市长或者政法委书记兼任,在其领导之下的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怎么能理直气壮地行使制约权力呢?尤其是主管部门领导在个案上的积极干预,严重打破了本来制约性就很薄弱的权力平衡,使得司法权力之间的相互监督和相互制约在很大程度上流于形式。 

        政府对于命案相当重视,向社会作出了“命案必破”的承诺,我想,其言下之意在于“不放过一个坏人”,但由于程序上不能保证“不冤枉一个好人”,于是,好心办坏事可能在所难免。当前侦缉手段并非先进至极,还无法达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理想状态,面对命案发生之后引发的社会恐慌,以及公众对于公安机关缉拿凶手的迫切要求,侦办案件的时限要求或许就要层层加码,市长要求3个月破案,局长可能就成了2个月,轮到一线办案警察那儿,可能就成了1个月。办案可不是打游戏,要排查走访,要物证勘验,要调查讯问,时间紧任务重,期限届满完不成任务,怎么向人民交差?领导加大审讯力度的潜台词背后,向办案警察传递的可都是刑讯逼供的非常规信号,如此办案,虽然可有效提高侦办效率,但无疑埋下了冤假错案的致命种子。 

        一个冤假错案,往往不是一个人,甚至一个部门的故意或过失可以形成的,让一个人,比如“5·18奸杀案”的女神探,承担错案追究责任,未免有失公允。尽管浙江省公安厅已做了有错必纠,有责必查,绝不掩盖、绝不袒护的郑重表态,但由于这起案件是公检法三家协调办理的结果,很难说清办案机关的过错究竟是发生在公安机关的侦查阶段,还是检察机关的审查起诉阶段,抑或审判机关的审判阶段——正如以上所述,协调办案且制约不力,极有可能使得某一案件朝着预定的方向发展,而在司法审查时将案件本身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蓄意的漠视。当然,原因还不止于此,责任追查都是系统内部,实质上还是自我纠错,难免避重就轻以至于最后不了了之——为了息事宁人,只好拿纳税人的钱对可能引爆舆论的当事人进行现实的物质安抚。 

        女神探至今没有现身,张氏叔侄俩关于刑讯逼供的喊冤叫屈便只能是片面之词无法得以确切的印证。从重罪到无罪,从奸杀罪犯到合法公民,其中蕴含的权利之变为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无限合理联想提供了鲜活的素材。理论上,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犯罪人,由此引申,每个人都可能遭遇张氏叔侄俩的司法险境——将合法公民置于这种险境的显然不是女神探,而是现行司法体制存在的弊端,因此,将矛头对准女神探而忽视对司法弊端的理性审视的偏激错误显然无助于法治公正和司法正义。这一点尤其重要。


杭州叔侄奸杀冤案真相大白 制造冤狱是毁坏了法律

来源:http://www.e23.cn2013-04-01 长江网

法律终还他们正义,虽然已经迟到了10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再审程序对10年前杭州发生的一起“5 .19强奸致死案”进行审理,因证据不足,被告张高平、张辉叔侄俩被宣告无罪。张高平30日在接受白岩松的一个电话连线采访,因一时激动说出了原谅的错话。张高平说他要起诉他们,尤其是那个“女神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断定我们涉罪,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们。(3月31日南方都市报)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被刑讯逼供含冤坐牢十年,心胸再宽阔、气量再大的人,也难以宽容当初的那些穷凶极恶的刑讯逼供者。张高平十年冤狱累积的愤恨可以理解,他接受央视电话联系采访“激情说错”也可以理解。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一旦司法的威信被彻底毁掉,对社会是非常可怕的。英国哲学家培根曾说:“一次不公正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裁判则毁坏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如果一个社会冤狱时隐时现,这还是一个依法治国的国家吗?还是一个政治清明的国家吗?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吗?

  制造冤狱的人,属于知法犯法,更应罪加一等,绝无宽恕之理。若对他们宽恕,就是对法律的亵渎,对正义的蔑视,对社会和谐的挑衅,从这个角度讲,对那些心理猥琐、阴暗、歹毒的执法者一定要重拳出击给予严惩。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1月曾作出指示,全力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过硬队伍建设,坚持从严治警,坚决反对执法不公、司法腐败,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可见,中央新一届领导集体十分关注执法不公、司法腐败,要求重构司法的公平正义,重拾人民群众对司法的信心。

  司法公正是社会公正的种子。让这颗种子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就需要先清除掉危及种子的害虫。所以,对制造叔侄十年冤狱的所有恶人尤其是那个“女神探”,决不能网开一面地予以宽容,因为无原则的宽容就是纵容,就是伤天害理地助恶人为非作歹!
 

叔侄奸杀冤案10年得雪 曾称伏法不认罪拒绝减刑

来源:http://www.e23.cn2013-03-30 新京报

3月28日晚,浙江省公安厅针对张辉、张高平错案在官方微博上作出表态,向当事人及家属致歉,并表示要调查公安在案件中的相关执法问题。

  浙江省公安厅官方微博“浙江公安”发布消息称:“这起错案的发生,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作为刑事诉讼活动中的一个环节,是有责任的,我们深感痛心,对当事人及家属深表歉意。浙江省公安厅已要求杭州市公安局配合有关部门,认真做好相关执法问题的调查,做到有错必纠,有责必查,绝不掩盖、绝不袒护。”

  2003年5月18日晚,17岁的王某搭乘张辉、张高平叔侄驾驶的货车去往杭州,两人将王某搭载到杭州后前往上海。据法院查实,王某于次日早晨被人杀害。

  后在公安侦查审讯中,张高平与张辉交代,当晚在货车驾驶座上对王某实施强奸致其死亡,并在路边抛尸。2004年10月19日,浙江省高级法院二审分别改判张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高平有期徒刑十五年。

  此后,狱中的张高平、张辉均坚称自己无罪。张高平称,杭州另一起杀人强奸案中的凶手勾海峰系此案嫌疑人。而张辉称,曾在狱中遭遇牢头狱霸袁连芳的暴力取证。

  今年3月26日,浙江省高院认定原判定罪、适用法律错误,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

  张高平叔侄走出监狱的第二天,浙江省高院回应称,该案侦查机关违法使用狱侦耳目袁连芳采用暴力、威胁等方法参与案件侦查,获取张辉有罪供述,同时又以袁连芳的证言作为证据,直接导致了这起冤案。并称根据DNA物证,不能排除勾海峰作案的可能。

  新京报记者 朱柳笛 北京报道

  ■ 对话

  “不管什么罪,我都没法接受”

  新京报:出来觉得外边的变化大吗?

  张高平:我从杭州一路过来,到了县城,还以为到了香港,虽然没去过,但电视上见过,也是高楼林立,城市和农村没差别,看起来一个样。太繁华了,变化太大,走到家门口我才认出我的房子。

  新京报:想过有这么一天吗?

  张高平:我坚信肯定有这么一天,只是迟一天或者早一天的问题。

  新京报:觉得正义来得迟吗?

  张高平:太迟了,可也没办法,反正我相信有这么一天。就算真坐满15年牢,出来我还是要去找勾海峰的家属做DNA鉴定,我还是能平反。

  新京报:2004年4月21日,杭州中院一审判处你侄子张辉死刑,你是无期,当时是什么心情?

  张高平:我侄子哭了,我没有。当时心情很沉闷,但没绝望,我没认为会坐牢,想着二审会还我们清白。

  新京报:二审改判张辉死缓,你是有期徒刑15年,你什么想法?

  张高平:二审判得比一审轻,但听到这个结果,我不仅没有高兴,反而一下哭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我怎么想也想不通,那种感觉,你没办法体会。

  新京报:怎么看判你们的“强奸致死”这个罪名?

  张高平:我没犯罪,不管是强奸犯还是杀人犯,只要是有罪,不管是什么罪,我都没法接受。

  新京报:2005年去新疆石河子监狱服刑时,绝望吗?

  张高平:不绝望,心里觉得可恨,我离这个城市越远越好。这个案子这么简单,搞成这样,你说我恨不恨。

  “减刑奖励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

  新京报:你是否想过认罪、改造来减刑?

  张高平:我不要改造,不要减刑。当时在监狱里填个人鉴定表,在今后改造方向一栏,我写着“减刑奖励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每次让我减刑,我都在最上面用“冤、冤、冤”开头。

  新京报:改造后可以早些出去,为什么不愿意?

  张高平:他们让我谈改造,唱改造歌,但我不唱,因为心痛比皮肉痛还要痛。

  新京报:里边生活苦吗?

  张高平:累,不是干活累,是心累。这些年我的头发都掉光了,因为我要找线索,破案,又要求监狱帮我向上反映情况。

  新京报:听说你在监狱关注了很多案件,为什么?

  张高平:我知道,光靠嘴喊冤是没用的,得看证据。可我在监狱里怎么找新的证据呢?于是我只能关注案件,一发生杀人案,我就打听,我知道李久明、赵作海,这些案子三天三夜我都说不完。

  新京报:听说最后一次再审的时候,你哭了,为什么?

  张高平:当时是最后陈述,我一说话,眼泪就止不住了。我说虽然你们在座的各位现在是大法官,大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后代不一定也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们遇上倒霉事,被屈打成招,你们是什么感受。我说我希望你们出台相关的合理政策,完善司法制度,不再出现我这样的事。

  新京报:你觉得你和侄子一直蒙冤的原因是什么?

  张高平:我也想不通,这么简单的一个案子,怎么能办成这样?

  新京报:怪过谁吗?

  张高平:很多人问我能不能原谅办错案的人,我说,打我我能容忍,最不能理解的是,牢头狱霸写下来材料逼我抄,逼我认罪,我恨这个,这太过分了。任何一个人,只要你不诱供,就是想说也说不像,没法定罪。

  新京报:现在还相信法律会带来公正吗?

  张高平:我在法庭上也是这么说的,我这十年都吃尽了苦头,流干了眼泪,但是我的心没死。我始终坚信法律是公正的。 

 

 


陈维崧《草书五言律诗轴》,纵132厘米,横57厘米。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小莽苍苍斋旧藏,田家英家属捐赠。释文: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康熙丙午(康熙五年、公元1666年)春日,陈维崧。陈维崧(1625-1682),清代词人、骈文作家。字其年,号迦陵,江苏宜兴人。陈贞慧之子。天资颖异,少出游。年过三十,荐应博学鸿词科,试列一等,授

世界著名儿童文学作品及作家简介  勒·班台莱耶夫(1908-),苏联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他写过很多作品,其中鲁迅先生就曾翻译过他的小说《表》。   班台莱耶夫生于1908年,出身军人家庭,在苏联内战时期父母双亡,成了孤儿,自此流落街头,和小偷、流氓、骗子、流浪儿打交道,1921年进了流浪儿学校。1927年他根据这个学校的生活,写了第一部作品《流浪儿共和国》,后来成为苏联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