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 资讯快报 >
  • 广告

任志强:钱荒是假的,是银行制造出来的----钱荒”对房地产有影响,在他看来,如果“钱荒”长期持续,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仍然控制一个很严格的资金总量,银行就该撑不住了

发布时间:2015/5/26 18:31:04|浏览次数:

清纯女孩意乱情迷《中国5000年的历史》269集动画视频88片花瓣:女人生活小哲习近平为啥强调加强“党性修养”是学习实践活动重要内容?50~70年代经典宣传画【25】

想你的碎花裙有效教学讲座一之四(有效教学的方法与技巧)十二部电影,十二段人生感悟![美容]春季养生滋润食谱吃出红润健康桃花肌IP地址冲突简单查找方法与管理策略基本礼仪常识视频:经典怀旧影视歌曲集锦医生教您如何锻炼肺功能罗素《我为什么活着》2015年中考数学试模拟试题29萌萌哒太可爱了有哪些设计比较时尚的登山鞋?(全是精华)星座与算命【空间站】18阳宅风水几种绝地《衰旺有真机》(一)家庭夫妇(亲密关系)心理学iOS8对第三方应用开放TouchIDAPI是否影响更换设备的使用?自制腊肉·行政总厨说:祖传万年老秘方小学数学解题思路大全式题的巧解妙算疏筋壮骨功(四)----躬身掸靴练习步骤如何贮藏葡萄酒钩编图解----“流苏花边”【潇洒毛泽东-206】毛泽东毕其一生激战压在人民大众头上的“十恶权”早安心语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在新疆吃馕宋词的境界(珍藏版)

中国文学之最人生十商,你做的到吗?可以帮助你理顺英语语法的宋词的境界(珍藏版)

任志强:我不是公知 住房信息联网“早联了”

2013年07月16日10:44腾讯房产我要评论(2)
字号:T|T
[导读]6月底“实现500城个人住房信息联网”,如今已超过最后期限。任志强却说,“我认为早联了6月底。”“联上了也不等于说要告诉你。”

6月份,“钱荒”突袭商业银行,开始让人担心“钱荒”是否会传递到房地产市场。

7月份,“金十条”下发,国务院“严格防控房地产融资风险”的声音,也让资金压力巨大的房企担心,未来的日子是否更加难过。

任志强却不以为然。

近日,任志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钱荒是假的,是银行制造出来的。”在他看来,“中国根本不存在钱荒的问题”。

中国房地产杠杆率不高

近来,“李克强经济学”这一新名词,正在成为全球解读中国新一轮经济政策的热词,巴克莱银行将它概括为“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结构性改革”。

7月5日,国务院下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这份被称为国务院“金十条”的文件,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些观点。

但是,任志强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房地产杠杆率不高。“中国没有再贷款,就不叫有杠杆率。”任志强解释说,如果是50万的房子涨到100万,按100万去再贷款,再贷款就可以贷到80万或90万,那么那个房子跌价的时候,银行才会出问题。

他介绍说,美国是有杠杆率的,房子只要涨价,就可以从银行多贷款,贷款是随着房价涨价往上走的,有再贷款,因此跌价对银行有影响。在他看来,中国房子的跌价和银行没有关系,“几年以前贷的款都还得差不多了,哪来的关系?”

任志强还比较了美国和中国的住房贷款总量,他说,美国3亿人的住房贷款有13万亿美元,相当于GDP总量,此外还有2亿美元汽车、修房子等其它贷款,如果个人贷款总量和GDP总量一样,中国得50多万亿才够,“我们现在才8万多亿的个人贷款,差远了。”

针对近期“钱荒”,任志强也抛出与众不同的看法,“‘钱荒’是假的,是银行制造出来的。”

任志强说,按照以往的政策,历年6月份央行会补充流动性,今年突然就不补了,所有的银行还按照原来熟悉的路子来考虑问题,就不知道怎么办,所以引起钱荒。“中国根本不存在钱荒的问题。”任志强认为,存款准备金起码存了几十万亿在银行,准备金也是银行的钱,准备金率“降一个点就5000亿出来了,降2个点,可能1万亿就出来了,怎么会有钱荒呢?”

尽管任志强认为,“钱荒”是假的,但在此前的言论中,他也承认,“钱荒”对房地产有影响,在他看来,如果“钱荒”长期持续,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仍然控制一个很严格的资金总量,银行就该撑不住了。

住房信息联网 早联了

今年年初,住建部承诺,6月底“实现500城个人住房信息联网”,如今已超过最后期限,尽管舆论不断,住建部却迟迟没有回应。

对于住建部此次“爽约”,任志强却说,“我认为早联了。”“联上了也不等于说要告诉你。”任志强说,“本来也没说让你公开用,说联网的时候说让老百姓公开用了吗?”

他说,北京市没把联网公开,也一样,现在都可以查出来,你具备不具备购买第二套房的资格。

事实上,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住建部在推进“个人住房信息系统”联网工作的过程中,已经开始与地方政府签订“数据采集和使用安全协议”。“个人住房信息系统”联网采集的数据仅用于宏观分析,且住建部不设房屋产权查询端口,亦不拥有查询权限,个人住房信息的查询权仍保留在地方政府。

这似乎与任志强的说法如出一辙。

在任志强看来,联网的基础比较差,联网是个技术问题,但以前的资料根本没有底档,没法输入,或者本来就是手工的东西,要输入可能两年都输入不完。

比如,北京市2005年以后的都可以查出来,所以2005年以后的再卖房,不超过5年的,需要交20%所得税,但2005年以前的,“政府根本就没说这个话,2005年以前根本就没那些基础数据”。

任志强说,就像土地确权,“说了多少年了,完成了吗?”“确权没法确。”他认为,过去一亩地是700多平方米,给国家交农业税的时候就按一亩地700多平方米算的,没有农业税以后,就变成660多平方米,“确权的时候是按过去的一亩确权的,还是按新的一亩确权的?”

在任志强看来,需要做一次土地普查,确权只能重新量,“没有重新登记根本就不对的”。

“我不是公知”

在公众看来,任志强早已不只是一个房地产商,他犀利的言辞,时不时炮轰公共政策,也呈现出一种公共知识分子的形象。但任志强在接受采访时却直言:“我不是公知。”“公共知识分子就除了传播道理以外,别的都不干。”在他看来,孔子才是公知,到各个国家去游说,只说道理。

任志强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企业家。他说,企业家发表自己的观点,是因为在企业运行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就这些问题提出来的。“企业家通常是从企业生存的角度出发,认为制度上应该进行改革。”

比如,在谈及国企与民企的合作时,任志强就提到了制度的改革。

他说,“大家利用国企,就是想多沾一点便宜。”比如说,银行贷款不给民企给国企,民企跟国企合作,就能拿到贷款,要不然拿不到贷款。“国企凭什么占那么多资源?”任志强一再强调,从贷款额度总比例上就可以看到,人均资源占有量上,国企占的比例很高,人均贷款上占的比例也更高。

任志强认为,在资源占有和资源分配,以及经济权利这些问题上,要解决公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