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 资讯快报 >
  • 广告

【高手故事】方世圣:大陆发展,年薪千万的台湾“期货明星”

发布时间:2015/5/26 11:54:24|浏览次数:

我军坦克连驻扎西沙珊瑚岛海边仍有敌舰残骸财富人生规划其实,有时候,我们真的会想这么多。奶粉做冰淇淋的做法大全视频:麻將百勝攻略-看透牌背2

鎰熻绱紝涓€瀹氭槸浣犳墦寮€鐢熸椿鐨勬柟寮忎笉瀵?红色里面有图的边框小户型开放式厨房、简单厨房设计、厨房橱柜装修、厨房整体橱柜效果图、开放式厨房设计图冯骥才:我们至今还没有读懂文革全国最佳医院排行榜麻辣土豆丝饼哪些属相不适合养小动物孔子关于教育的名言湘西腊肉制作技巧总结中国传统典故图释(经典图文)牛刀:中国未来房价基本走势的分析和预测眼睛渴望眼睛的重逢漂亮的动态花朵.花蓝.美极了!伪命题:劳动创造了人类鎼炵瑧鍥炬枃130613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苦苦的想你【音乐】150首影视金曲书籍资料●行书结构笔法图文董其昌草书手卷欣赏《陈暄与兄子秀书》琴棋书画网址大全e辛弃疾词选(2)中考物理力学压轴题练习令人心醉的美图美句棒针模式----“菱形网格”和实例网格衣陈瑞《鱼水情歌》【音画欣赏】美国正在输掉史上最大经济战争

《脑有千千思智者的忠告》棒针----女孩活泼可爱的短袖开衫最伟大的医生--自己美国正在输掉史上最大经济战争

  人物介绍:方世圣


  台湾人,1993年毕业于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后做过“期房”销售,1994年成为台湾第一批期货从业者。曾任台湾期货交易所交易委员会委员、结算委员会主席,证券公会期货、金融期货委员会委员。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专家,中国期货业协会特聘讲师。《第一财经》今日股市、湖北卫视《左道财门》、央视二套《老左来了》特邀嘉宾。与党剑博士合著有《股指期货实战解析》,现任东证期货高级顾问。  


——————————————————————


  台湾股指专家方世圣:我就是来大陆“赌”一把


  在海峡两岸的期货界,可能只有一个名字是双方都耳熟能详的,那就是方世圣。


  “今天,我刚安排了一批台大学生到各大交易所交流。”在上海期货大厦14楼东证期货办公室里,方世圣是一块响亮的招牌,但凡是来上海的台湾期货人,都会按图索骥地找到这个“自己人”。在上海,在大陆,来自海峡对岸的商人、游客可谓不计其数,但在大陆期货业界,方世圣却是唯一一名台湾籍的高管。当年,他是首个登陆的“冒险家”,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两岸期货业的桥梁。


  在大陆的四年里,方世圣的“台湾人”、“股指期货专家”等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而人所不知的是,他曾是台湾的第一代期货人,参与了台湾期货业的初创和繁荣;他曾经手握几个亿台币的保证金,年薪上千万,居别墅开名车,是岛内期货业当之无愧的成功典范;他羡慕大陆的庞大市场,在事业巅峰期毅然登陆,薪水却顿时降为“零头”;他一开始在大陆人生地不熟,但股指期货的热潮,却突如其来地将他推向了聚光灯最闪亮的地方……


  “这像是一场赌博,”回首登陆往事,原先只想“尝试两年”的方世圣,一晃已经在大陆度过了四年半的时光,“现在来看,我的胜算还是比较大的。”


  入行坚持凌晨三点上班


  1992年1月,台湾通过《期货交易法》;1993年,方世圣从台北中国文化大学毕业;1994年,台湾第一批期货公司正式开张。当时在做“期房”销售的方世圣,果断地一头扎进了期货圈,成了台湾第一批期货从业者。


  “我在大学时也只是接触过期货,”方世圣回忆到,自己念的是企业管理,偏向于投资和财务管理,对期货的了解也仅仅来自于一位曾在美国投行工作的老师。毕业后他进入了房地产公司,做了一年的销售工作,正好遇到了台湾首家期货公司——大华期货招兵买马,他从几百个应聘者中脱颖而出,赢得了唯一一个名额,就这样入了行。“跟所有的年轻人一样,觉得新兴行业比较有前途,而且做证券也不见得拼得过人家。”


  那一年,方世圣28岁。也就在这时,方世圣也初次遇到了他的“老长官”——当时大华期货的老总王中恺。王中恺是当时CME亚洲区的总裁,也是在这时被挖回台湾。现如今,老长官已经是台湾期货交易所总经理,每次造访大陆,老部下方世圣是一定要前去接待的。


  “那时24小时上班,真是惨啊,”回忆其初入行的岁月,方世圣还记忆犹新。台湾期货的发展道路与大陆截然相反,台湾是先做国际盘的期货,比如美盘、日盘、新加坡日经225指数期货等期货,而没有本地的期货,台湾的期货公司也都是证券公司设立的。


  方世圣一开始的工作是后台结算,由于美盘差不多凌晨4点多收盘,他必须要凌晨3点去上班。由于当时电脑没有普及,交易都是采用人工撮合,客户下单到CME都是电话下单,然后把单子打到后台的机器里,收盘再做结算。


  “台湾有个电池广告,两个小兔子比赛,以显示电力很足。那时我外号就是电池,”方世圣说,入行早期比较努力的,公司24小时上班,他可以呆三天不用回家,就坐在那边跟老师傅学看盘,付出了不少努力。


  后台只做了一年,由于个性不适合,方世圣就改做业务了。“在大陆有个客户你也可以不理,找点研究报告给客户就行了。我们那时不是,要帮客户下单,时差得倒过来,真的比较辛苦,”方世圣说,当年客户也没有那么多,要到处去开发客户。只有服务得好,才能做出来。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的第一个客户,用了十个月他才下了第一笔单子,”方世圣说,那是个老先生,以前在联合国工作,退休后回到台湾。他上门到大华期货,正好碰到方世圣,也是方世圣接待的第一个客户。由于老先生认为行情机会还没有到,方世圣就不厌其烦地给他打电话,报行情。“那时看行情不像现在随便都能看到,市场还没有普及,得有一定服务。我们不断给他建议,并翻译一些研究报告给他。”


  过了十个月,老先生终于同意做了,“后来他在我这里做得很不错。”方世圣说。


  成功年薪千万的“期货明星”


  “我来大陆的时候,怕别人以为我是在台湾混不下去的,所以连报税单都随身带着。”方世圣“最怕人不相信”的,就是他在台湾曾经取得的成功。


  1995年,刚刚入行一年的方世圣就遇到了“巴林银行案”这一机遇。


  时任巴林银行驻新加坡巴林期货公司总经理、首席交易员尼克·里森曾被人誉为国际金融界的“天才交易员”。在日经225期货合约市场上,他被誉为是“不可战胜的里森”。1995年1月17日日本关西大地震后,里森认为股票市场对神户地震反应过激,股价将会回升,一再加大投资股指期货多仓。


  “我就不信邪,手里拿了很多空单,”方世圣说,他不相信期货市场不跌,结果如他所料,巴林银行撑盘失败,日经指数期货急剧下挫,“那一把赚了很多钱。大概有二三千万日元。这笔钱当时已经让人很爽了。”方世圣笑着说,当时也不是非常懂,从业时间也不是很长,“就觉得运气这么好,一把就那么多钱到手。”


  尽管自己操作挣了不少,但方世圣还是以经纪业务为重,“因为自己做,会影响到客户操作,你的看法会传导给客户。”


  1997年9月,台湾期货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获得公司执照,次年4月正式挂牌成立,7月推出第一个合约——台湾证券交易所股价指数期货合约。自此,台湾本地期货交易正式开始,台湾期货市场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由于中小型券商可以做期货兼营,因此一家综合券商就将方世圣挖去做了期货部总经理。


  由于券商们一窝蜂地都来做期货,因此就发起了券商兼营期货的联谊会,这种自发性的组织定期聚会,由会员轮流做东,方世圣就成为首任会长,以及永久的名誉会长。同时,台湾期货交易所的交易委员会也进行了选举,方世圣也得以入选。交易委员会总共7席,5席是业界代表,1席是学者专家,1席是交易所人士。“业界的5席抢得非常厉害,是一票一票投出来的。” 方世圣说,那时委员的权力很大,其职级在董事会下面,跟经理部门同级。后来方世圣还做过交易所结算委员会的主席。


  “我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出道才三年,就已经成为了业界代表,颇有名望,方世圣这样形容自己的“出名”。“主要是由于在外头个性随和,比较爱交朋友。”


  后来,方世圣又追随王中恺去了复华期货,担任复华期货的副总,分管经纪业务,以做做跨市场套利为主。“那时我手上最多有1、2亿台币的保证金,作为单一的业务员,这已经是非常非常大的量了,在台湾私底下比比,前三名没有问题。”


  “我在台北有一栋别墅,一辆沃尔沃车,这在台北不算最好,但在期货业界还没有人能住像我这么好的房子。”方世圣说,当时最高一个月能有300万台币的奖金,“是很恐怖的,”年收入大概有上千万台币。事业上的突飞猛进,带来了财富上的巨大成功。


  日后来到大陆,方世圣发现薪水不要说打对折,连以前的零头都不到。“我把报税单带着,最主要的就是我不要让你们认为,我是台湾混不下去了,才跑到这里来。因为肯定很多人会这样想的。”方世圣说。


  谋变成功背后“最大语言关”


  方世圣的手机屏保是他两个儿子的照片,一有机会他就拿出来向朋友“炫耀”,脸上露出作为父亲的自豪与快乐。


  “来大陆的时候,小儿子才两岁,觉得很对不起他。幸好太太专职在家带小孩。”方世圣说,之所以家人没有跟着来。主要是那时孩子还很小,也希望他们在台湾接受繁体字教育,“刚开始的时候,我是经常往台湾跑,几乎每个月都要回去看他们。”


  而说起“大陆情结”,在方世圣心里也是早就埋下了。“1949年,我父亲就是在我们东方证券对面的南外滩上了船,去了台湾。”方世圣说,论籍贯,自己是浙江开化人。所以大陆对于他一点都不陌生。早在2000年,方世圣就来过大陆,那时就感觉大陆的经济在蓬勃发展,“有点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台湾,夫妻两个晚上搞台机器,就一路做点小加工,所谓的经济起飞就是这样出来的。”而此时大陆的每个人也都很勤奋,有一种向上的感觉。


  2004年陈水扁的第二次上台,也是促使方世圣出走的原因。“金融业一定是建立在健康的产业基础上的,如果台湾的经济搞不好,那么金融业的发展也必然受到限制。”那一年,方世圣几乎每个月都来上海,一边玩一边看,了解市场。通过几年的治理整顿,当时的大陆期货市场已经较为健康,游戏规则也订得比较清楚了。“大陆的现货定价早已参照期货价格,各种期货品种已经发展得很不错了。”


  方世圣很喜欢提“非洲卖鞋”,虽然当时大陆的期货业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但这也是一个机会。通过与当时上海中期的接触,方世圣选择了这家当时上海最大的期货公司。“上海有那么多台商朋友,我也就抱着赌一把的心态,给自己两年时间来试试,大不了再回去嘛。”如今两年时间早已过去,方世圣说,“可能我天生命贱,喜欢挑战吧。不过说实话,我感觉在台湾差不多也见顶了,市场就这么大。”


  方世圣的辞呈,让“老长官”王中恺大为光火,他对着方世圣一顿臭骂:“我们公司业绩一半的量都是你做的,你业绩那么好,跑到大陆去干嘛?你是去玩的吧?”


  不过看到方世圣去意已决,王中恺就很大度了,他对方世圣说,“我从CME回到台湾的时候是四十出头,而现在你才39岁,比我当时回台湾还要年轻,肯定会拼出一番事业来。”这句话也让方世圣很受用。“说实话,我到大陆来,也真是临渊履薄,至少不要丢台湾人的脸。幸好,现在看来还不至于。”方世圣说。


  事业如日中天的方世圣,成为了首个登陆的台湾人,加盟上海中期成为高级顾问。除了微不足道的薪水,很多事情都让初来乍到的他感到落差很大。


  “连说话都听不懂,在台湾做外盘,很多专业术语说的都是英文。比如说,持仓量,我们说OI,所以我一开始根本搞不清,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东西。在台湾期货也做了十几年了,怎么一点听不懂呢?”方世圣说,那是连简体字也看不习惯,都有点想回家了。“直到现在,我还经常把麦当劳的‘麦’字经常看成‘表’。”


  趁着领导班子开会的时候,方世圣就尽量听,尽量学习,先把名词给弄懂。然后再慢慢融入进去,这一过程少说也用了三四个月。“确实发现商品期货和金融期货差异很大。我原来都在做股指期货。来大陆后,最主要的就是学习。”之后不久,方世圣就考出了从业资格。得知这一消息考,当时中期的董事长非常高兴,也很惊讶:“你怎么考一次就考上了?”


  就这样,方世圣成为第一个拿到大陆期货从业资格的台湾人。2008年3月27日,方世圣获中国证监会核准其任职资格,正式担任上海东证期货副总经理。这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在大陆期货界的台湾籍高管。


  几年后,王中恺来上海看方世圣,说:“当时你考虑得很对。”


  桥梁期货“小方”变“老方”


  方世圣的到来,与其是他自身职业的谋变,更像是大陆期货界迎来了一名老师。


  “国内期货公司目前还是在做‘销售’,而不是‘市场’,靠人去拉客户,缺少市场行销的观念。”方世圣初到大陆,就感到了业界的许多缺陷。在他的指导下,上海中期每次举办会议之前都要“沙盘推演”,每做一个决定都要进行数字化的“试算”,改变了过去拍脑袋的决策模式。


  真正让方世圣成为家喻户晓的期货专家的,是到现在都还没有推出的股指期货。记者采访方世圣的时候,正好是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成立三周年的日子,回忆起三年前的火热岁月,他依然觉得很精彩。


  “那段时间很多人叫我去讲课,我也到了东证期货。东方证券的营业部很多,当时跑遍了东方证券全国57个营业部。”作为台湾过来的期货人,方世圣原本的老行当就是股指期货,而大陆当时很难找出熟悉期指的人才,于是他一下子“红了起来”。


  方世圣突然发现社会各界都来找他了,很多券商的董事长总经理、各地证监局都请他去讲课。“最频繁的时候,基本上我在酒店早上一起来,要想想我今天在哪里,邀访不断。如果现在股指期货推出,我肯定又跑不完了。”


  其实在中金所的成立以及发展中,方世圣也一直是座上宾,他的许多经验和主张都被交易所采纳。


  大陆虽然很多人也接触过金融期货,但毕竟不像方世圣是在台湾亲自参与设计的,因此“方老师”在此时就体现出了价值。几年后,台湾过来的老同行们看到大陆金融期货的进展,还“指责”方世圣说:“你把他们都教会了。”


  其实,不仅方世圣在教大陆,大陆期货界也让方世圣为之叹服。


  “2005年,我到日照一个客户那边去,看大连大豆(资讯,行情)(资讯,行情)的交割仓库,以前不要说仓库了,连大豆在田里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次经历让我觉得比较震撼。”方世圣说,大陆市场的庞大,没有亲身参与过的人根本没办法体会。“台湾的股票,一天成交1000亿台币左右,1400亿就相当不错了,这边动不动就是2000亿人民币,这是多少倍的差距啊。”


  而大陆期货业的胸怀,更是让方世圣感动。“总经理领着一堆人到其他公司去参观,去交流,这种事情在台湾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台湾公司绝不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这些事在大陆却很普遍。”方世圣回忆说,有一次台湾一批人来交流,还小心地问方世圣,是不是要谨慎点,要保密一点,被别的公司知道会不会不好?“我说这个很正常,在大陆非常正常。”


  “在台湾别人叫我小方,在大陆别人叫我老方,”方世圣感叹说,大陆期货人很年轻,上来的都比较快,“20岁都能当老总,这在台湾是开玩笑啊,根本不可能。”


  随着时间推移,方世圣也变得越来越“大陆化”。在台湾时,不要说周末周日,晚上一回家他手机就关掉了,家里的电话除了好朋友知道,没人知道。“而大陆这边是24小时手机开机,领导随时召唤,更要命的是老爱利用周六周日开会,这一点我刚开始非常不习惯。”方世圣说,现在很习惯了,回到台湾反而觉得那里好休闲。


  作为桥梁,方世圣希望台湾人来得越多越好,这有助于两岸的文化和经济交流,实际上现在他也扮演了联络人的角色。“两岸金融总有一天要打开大门的,台湾人看着大陆这个市场,口水都快滴干了,”方世圣说,“现在很多台湾的期货商想挖我,他们对进军大陆市场很有兴趣。”


  让方世圣遗憾的是,四年后,还没有第二个“桥梁”出现,因为“敢赌的人还不多”。“目前有一些台湾来的,但职位都不是很高,他们对薪水要求不高,但有一定等级的人,听到这边的薪水,还是会晕倒。”


  我是技术流


  “我觉得期货最重要的两个字就是‘止损’。”方世圣说,投资的理论非常多,就是长线看基本面,短线看技术面,进出场看技术面,商品和股票都一样。市场是个随机漫步的,市场就是人心,你总是会有看错的时候,你再精准都会错误,“如果错误让你受伤到已经爬不起来的程度,你就完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我最喜欢讲的一句话。”


  方世圣说,大陆投资者很多是很精明的,跟他们聊过后,觉得自己都受益匪浅。但中小散户,不要让钱对自己有压力,不要幻想一口气吃成胖子,“那会让你有压力并影响判断,做期货不止损,可能一把就出去了。”


  那么止损的诀窍在何处呢?“你如果做短线日内交易,用5分钟的KD做依据,那金叉我就进,死叉我就出,很机械化,很简单。”方世圣说,“你千万不要依据50分钟线进场,跌破50分钟线后,你觉得下面还有一条线,去下面那条线找支撑。那就不对了。你短线进场,就短线出场。否则等全部跌破,就完了。”


  另外还有一种方式,就是用资金管理的方式,比如一次就亏20%,亏到20%就自动出局。至于是20%还是10%,看商品品种,看当时行情。“趋势盘的话,止损要严格一些。”


  “有一个朋友曾问我,说他不喜欢去工作,就是爱做股票,赚的钱全赔光了,问我该怎么办?”方世圣说,很多人都想当巴菲特和索罗斯,问题是几亿个投资者也就那一两个人,最重要的一点,他不是一个人成功的,他背后有一大群智囊和团队,给他提供参考,所以没有那么容易。“普通期货投资者最好还是先把基本知识弄清楚,这样比较好。”


  方世圣比较得意的一次操作,是“三·一九枪击案”。“那次我们做期权,我们的策略是跨市,买一个买权,买一个卖权,如果往一边冲,我们只需要付权利金,另外一边我们就可以挣很多钱。”方世圣说,大消息来之前,这个市场会有大幅波动,这个时候采取这一类型的操作,也能挣不少钱。


  对于目前的市场,方世圣称之为“活着的人都没见过。”——美元走势与大宗商品,美元与债券、美元与黄金、石油与黄金、商品与股市,之间的定律都乱套了。“这波不管是股市还是期市,说白了就是资金,根本没有基本面可言,完全就是资金行情。”


  因此,方世圣建议投资者,不要猜测资金是否退潮。要注意观察各国政府的政策。“现在反而担忧的是,一旦基本面好转,各国政府就可能会收缩流动性,而流动性收紧的速度一般会比基本面好转的速度快,这个时候,反而商品会出现顶点。”


闊崇敾8 姘磋嫅浠欏锛屽お缇庝簡 鏈€鍏ㄦ渶濂藉惉鏈€缁忓吀缁煎悎涓撹緫銆愮簿缇庨煶鐢汇€?/span> 浼楀澶х編濂崇浉鍐屻€愭瀬鍝侀煶鐢汇€?/span> 楂樺北娴佹按瑙呯煡闊炽€栭煶鐣€?/span> 銆?/span>DLLC闊崇敾銆戝惉娴?/span> 楂樻竻鏅板灞忕編鍥?/span>[鍙敤鍒朵綔闊崇敾]1